您的位置: 主页 > I生活权 >2014年是「over my dead body」,2017 >

2014年是「over my dead body」,2017


2020-08-09


岁末年终,又到了回顾与反思的时节,国内外许多机构、出版社都在盘点今年的「年度词彙」(word of the year),结果在11、12月陆续揭晓。

2014年是「over my dead body」,2017

英语世界最早发起此项活动者,咸信是「美国方言学会」(American Dialect Society),1991年起就持续发布。美国的「梅里亚姆-韦伯斯特公司」(Merriam-Webster, Incorporated),即出版《韦氏新国际词典》(Webster’s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,俗称《韦氏大词典》)的出版社,自2003年开始发布「韦氏年度词彙」(Merriam-Webster’s Word of the Year)。以出版《牛津英语词典》(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)闻名于世的英国「牛津大学出版社」(Oxford University Press),自2004年开始发布「牛津词典年度词彙」(Oxford Dictionaries Word of the Year)。

澳洲的「澳洲国家词典中心」(Australian National Dictionary Centre)、《麦考瑞词典》(Macquarie Dictionary)也有类似的发布,总部设于美国德州的「全球语言观察机构」(Global Language Monitor)也没有缺席。

英语世界的这些「年度词彙」的发布,取材、方法、目的各异,影响力各有不同,然最为世人瞩目,最让人期待的,当属「牛津词典年度词彙」。最近几年,牛津的年度词彙举世关注,引发各界热议,造成广泛的迴响,如2016年的post-truth(后真相)、2015年的绘文字「含泪大笑的脸」( Face with Tears of Joy),2013年的selfie(自拍)。

台湾的年度英文,你挑哪个字?

英文是台湾的全民运动,媒体重视英文,报导经常夹杂英文,许多社会大众也习惯把英文挂在嘴边。几年前我就在想,既然台湾喜欢使用英文、讨论英文,我何不仿效这些英语世界的机构、出版社,在台湾办一个「年度英文」的活动?

时间回溯到2012年初,美国职篮NBA的华裔球星林书豪(Jeremy Lin)表现出众,引发了一阵超级旋风,美国媒体特别为此造了一个Linsanity(林来疯)的新词,同样席捲全台。2012年底,英国的政经杂誌《经济学人》(The Economist)刊登了一篇评论马英九的专文,题为Ma the bumbler(马瞎忙,国内媒体多译为「马笨蛋」),顿时社会上都在热议这个bumbler。如今想想,若要票选2012年的台湾年度英文,Linsanity和bumbler肯定高居前两位。

2014年是「over my dead body」,2017

2014年深秋,我开始认真思考「台湾年度英文」,不过当年的情况似乎有点浑沌,无法让我立即提出类似的代表英文。作为一个长期关心英文词彙发展的台湾人,我几经思索,首先想到的,竟然是个让我迟疑的冷门字眼:Taiwan macaque(台湾猕猴)。2014年6月,Taiwan macaque正式被《牛津英语词典》纳入,不过由于没有媒体报导,社会上也不见讨论,连我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。

2014年是「over my dead body」,2017

陷入困境之后,我想到了我的学生。我在东吴大学英文系开授大二必修的「英语语言学概论」,全班有70多名学生,进度正好讲到相关的「英语构词法」,于是我给了他们一个分组报告、额外加分的机会,有兴趣者自由参加。我要他们透过自己的方法,运用熟悉的资源,发挥年轻人的创意,选出他们心目中的2014年台湾的「年度英文」。

70多人的班上最后共有60人参与,2到4人一组,一共分了20组。各组同学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做脑力激荡,上网找资料、合力撰写报告,製作PPT档案。部分组别上台时唱作俱佳,让全班印象深刻,笑声、惊呼声此起彼落。

报告结束,我综合各组的推荐名单,揭晓谜底:2014年台湾的「年度英文」是over my dead body(除非我死)。多组同学都建议了这个片语,主要参考的依据,是「Yahoo!奇摩」网站的「2014年度十大爆红网路用语」。

这个英文片语的本义是「跨过我的尸体」,意思就是「除非我死,否则想都别想」。「太阳花运动」期间,有黑道背景的「白狼」张安乐率众前往立法院呛声,台北市议员王世坚与其战友镇守立法院旁的镇江街,大声回呛说:「他们这些黑帮啊,今天要进入这条路必需踏过我们尸体啊!Over my dead body!」。由于王世坚的表情动作戏剧性十足,网友充分发挥创意,接连KUSO这段长仅10秒的短视频,在网上疯狂流传,意外让这个英文片语一夕爆红。

「over my...」全台风行

当年的九合一选举期间,台北市的选战看板还出现了原文的变体,这象徵的是语言能量的展现。本尊over my dead body衍生出了搞笑版的「over my dad’s money」,藉以讽刺市长候选人连胜文是「靠爸族」。后来更进一步融合了社会政治事件,出现了变体的变体「over whose money」和「over whose body」。种种现象,在在都说明了over my dead body生命力旺盛,能够引起台湾民众广泛的共鸣。

2014年是「over my dead body」,2017

20组同学都上台报告完毕之后,这个over my dead body(除非我死)突出明显,在质与量上均获得全班的认可,毫无悬念地荣获第一。

用英文呈现新闻热点

2014年的台湾年度英文是over my dead body(除非我死),登上了台湾四大报之一的《中国时报》,引发台湾社会的重视。2015年的年度英文是MERS(中东呼吸症候群),指的是当年年中引发全台紧张,媒体铺天盖地报导所用的英文缩写。2016年则是steadfast diplomacy(踏实外交),指的是蔡英文上台后亟欲推动的外交路线,其牛头不对马嘴、在台湾引质疑掀波澜的英文翻译。

台湾「年度英文」的选拔土法炼钢,没有利用大资料,没有专业团队来执行,没有研究机构给予奥援,也没有出版社加以支持。这个活动完全是因我个人的兴趣而起,为的是给台湾的英文留下历史的足迹。

2017年度英文拭目以待

2017年10月中旬,媒体大幅报导台湾的多益(TOEIC)英检成绩全球倒数,引发社会譁然,部分立委甚至呼吁行政院考虑把英文列为「第二官方语言」,以提高台湾整体的英文程度,增强台湾的国际竞争力。

这条新闻的是非姑且不论,台湾上上下下重视英文,如今又再添一例。2017年台湾的「年度英文」是什幺?答案即将揭晓,读者不妨拭目以待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