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G墅生活 >兼当歌手导师DJ陈汉伟走出舒适圈办音乐会 >

兼当歌手导师DJ陈汉伟走出舒适圈办音乐会


2020-06-18


兼当歌手导师DJ陈汉伟走出舒适圈办音乐会“我只是喜欢唱歌。如果我今天不做音乐,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什幺。”说这句话时,陈汉伟的眼神澄澈,宛若孩童般纯真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。去年8月,他终于如愿发行首张个人专辑《旅人》。旅人,是一个名词,泛指在旅途中的人,而他的旅途,便是一场音乐之旅,始于他20岁那年。在这段旅程中,他认识了许多怀有同样梦想的音乐人,也因此写下了许多歌曲。而《旅人》专辑则承载了他过去8年来的转变。严格来说,他的演艺之路始于孩童时期。当时,他的父母都是民间艺术表演者,常应庙会之邀到场演出歌仔戏。由于他的好动与不怕生,使他自然而然的成为台上演员之一,常演出小兵小卒的角色,随父母在台上来回奔腾翻转。参加歌唱比赛出道“儿时的记忆很模糊,但据妈妈说,我在3岁左右时,就已经偷偷跑上台,抓紧麦克风,并且随着音乐节奏摇摆歌唱。我想,就是这与众不同的经历,让我和音乐结缘。”年纪渐长后,他开始参加南马各项歌唱比赛,无论大型或小型,都不难见到他的蹤迹。一场场的比赛,让他可以进行不同的声音实验,从而磨练歌唱技巧。时至今日,他仍通过阅读有关歌唱方面的书籍,以及参与短期的歌唱训练班,不断专研声音的可能性。近年来,他锋芒渐露,且和唱片公司签约成为歌手,并担任电台DJ近半年。看似顺利的一切,却让他深感危机重重。他担忧自己就此沉迷在安逸圈中,忘了音乐的本质,从此再无进步。“我的性格较随和,极易适应崭新的环境与事物。但我隐约中觉得不对劲,恰好好友多吉也来劝我,并认为我应该持续精进歌艺,专心于音乐创作。我在和多吉达成共识后,遂一同策划未来的发展计划。”与许多独立音乐人相似,他除了有歌手身份,同时亦是一名歌唱导师。他说,实践理想需要许多资金,而担任歌唱导师,既可让他不断检视自己的歌唱实力,同时也可让他在教学途中再次发现诠释音乐的新方法。为了完成专辑,他蛰伏了8年。教学、储蓄、写歌、学吉他、练习歌唱,是他周而复始的生活内容。在这过程中,他只是偶尔在音乐节演出,或偶尔担任其他歌手音乐会的嘉宾,而这些只不过是他生活的调剂品。他不停的积累舞台经验,只为了未来可以成为一名称职的歌手。今年年初,他带着《旅人》专辑与两位“旅伴”多吉与林宇扬,展开他的梦想之旅——《旅人》城市巡演,并在马来西亚与台湾两地演出。虽然这条路崎岖难行,但他知道,在不同的地方,总有听众等待着他的到来。花8年筹备专辑从签约歌手转型独立音乐人至今,陈汉伟花了8年的时间来筹备专辑。而这8年内的酸甜苦涩,早已无法一一言明,只能循着专辑内歌曲的铺排,让人略略体会他在这8年期间的变化。专辑封面採用一片如镜子般的压克力板製成,在不同的地方,这片压克力板可以折射出当地的不同风光,也可投射出当地生活的面貌,充满了想像的空间。“我记得小时候第一次照镜子时,就对镜子内的自己感到惊讶,那是我首次认识自己的五官。而这张专辑的设计含义,也是希望让听众进一步认识自己,并开始认识我。”然而,压克力板并不耐刮,轻微的碰撞就会刮出一条条痕迹。“生活不就是如此吗?我们无法改变过去,就像压克力板上的刮痕,无法磨灭,却造就了独一无二的我们。生命就像一场旅途,我们都是漫步其中的旅人,这张专辑说的,便是我生命中的故事。”为了追求极致的音乐效果,他不惜花费高昂后製费,交给美国着名母带后製工程师Bernie Grundman处理。8年的储蓄,8年的岁月,都倾注在这张专辑上。也许,这并非一张畅销专辑,但却是他的“长销”专辑,也是他音乐路上的里程碑。自弹自唱需不断练习2014年,陈汉伟从“单纯演唱”转向“自弹自唱”,并开始学习吉他。他说,最初只是为了用音符记录生活,把生活上的遭遇,以及他对生命的探索都写成歌曲。“过去,我在发声或歌唱方面有太多盲点,也曾觉得自己不会唱歌,尤其是在学习弹唱的初期,由于专注于吉他的弹奏,反而忽略了演唱的部分,才发现弹唱和唱歌是两种不同的表达方式,需要不断地练习,消化,让它渐趋自然。”对许多人而言,音乐是一种抒发情绪,具有娱乐作用的媒介。但他认为,音乐不应仅止于娱乐,而是可以用作教育用途,甚至是成为一种提醒社会的声音。“如今选秀节目氾滥,歌唱变成了一种娱乐,只要歌手飙高音,炫技巧,就可以获得听众的青睐。我觉得这是一种不健康的风气,也不是歌唱的初衷。然而音乐不是只有单一的模式,也可用作政治发声。”他说,我国虽然看似文化多元,彼此互相融合,但若以音乐节而言,他发现以中文为主的音乐节,从来没有巫裔同胞参与,相反的,以马来文或英文为主的音乐节,却不乏华裔的身影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国各族的文化真的经已融合了吗?把失恋经验创作成一首歌当一段感情消逝,所遗下的遗憾该如何弥补?陈汉伟选择把这情绪化成音符与歌词,与多吉合力完成《你会不会》这首歌曲,这亦是整张专辑11首歌中,唯一一首由他们创作的词曲。“相较于演唱他人的作品,我更害怕演唱自己的创作。那是一种要把自己伤痕累累的一面,赤裸裸的呈现在听众面前的过程。有时候,我觉得那是一种痛楚。”《你会不会》一曲则是他在音乐会中演唱的最后一首歌曲,他之所以把这首歌当作压轴歌曲,主要是因为他担心若在演唱会中途演唱这首歌曲,他最终会因为情绪崩盘而难以继续演唱。“这首歌是纪念我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。这段感情有一点戏剧性,我喜欢上出生在豪门的人,但或许对方迫于家庭压力,我们的关係始终暧昧模糊,有些像是柏拉图式的爱情故事。当身边友人都认定我们是一对时,这段感情却忽然告吹。我想,也许他还未作好心理準备和我共度余生。”失恋时,音乐成了他自我疗癒的工具。他说,有别于一般先有曲再有词,或是先有词再有曲的创作方式,他是在短短30分钟内,一气呵成同时写出词曲。可见,当痛楚成了灵感时,一切都来得那幺自然。“当一段关係涉及世俗的眼光时,舆论就会成了枷锁,将人封锁在孤独的空间里,这时,你会不会挣脱心中的束缚,勇敢去爱?过程或许很美……”这是他对这段感情的提问,而他提问的对象看起来是对方,但又像是他在自问自答。好友兼当保姆经纪人在陈汉伟的身边,有这幺一号人物,这人既像是他的保姆,每天照顾他的起居饮食,又像是他的经纪人,长期为他处理工作上的事宜。不仅如此,这人还像他的老闆般每天监督他练习歌艺。其实,这人只是一名欣赏陈汉伟的音乐人,名为多吉,同时也是他的好朋友。“2007年参加歌唱比赛时,多吉刚好是其中一名参赛者,我们就这样成了朋友。我总觉得他是伯乐,而我是千里马,若在音乐这条路上少了他的鼓励与支持,我或许已离开音乐圈了。”如今,他们两人更合资创办“耳福音乐”公司,并签下一名歌手林宇扬。虽然公司规模小巧,但却是他们两人的心血。“我们的性格相辅相成。我的性格像是一池水,而多吉则是河道,把我引向大海。多吉的性格比较急躁且有强迫症,而我则比较随和,可以承受他的狂风暴雨。每一天,多吉都会在网络搜寻各种不同曲风的音乐,并逼迫我们聆听。或许就是他的积极,造就了我音乐的多元性。”在展开《旅人》城市巡演活动之前,他们先展开密集训练,每天都练习6至8小时,而多吉自然而然担任当中的“魔鬼教练”的角色。陈汉伟笑说,多吉非常注重歌曲的细节,高低频间必须和谐,常常一整天练唱只为了唱好歌曲的一小段。‧2017.04.28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小勐拉金银岛赌场|提供一个温馨|网站地图 申博138备用 申博游戏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