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主页 > C生活播 >慾望的巨型废墟—葡萄牙电影《暗夜魅惑》(O Fantasma >

慾望的巨型废墟—葡萄牙电影《暗夜魅惑》(O Fantasma


2020-07-10


慾望的巨型废墟—葡萄牙电影《暗夜魅惑》(O Fantasma

  葡萄牙电影《暗夜魅惑》的原文片名是《O Fantasma》,幽灵、鬼魂之意,呼应了整部片的基调。年轻俊美的同志少年赛吉欧(Sérgio)游蕩在里斯本的暗夜中,捡拾余物,狩猎慾望,无尽的黑夜,极少的对白,放浪淫蕩又浓稠如血的情慾横流。影片落幕那一刻我鬆了一口气,像是逃命似的离开黑暗的电影戏院找寻光亮。过了几天,当那一周密集观影的影像纷纷从记忆中快速褪色掉落,《暗夜魅惑》的场景却从脑海深处暗暗潜伏,如黑色的浪潮涌上意识边缘,重重拍打后脑勺,一转头,穿着黑胶衣的少年仍在无边无际的垃圾山中游蕩,四肢伏在阴沟里窥伺现实。不管你是同志拉子直男女跨性别者,这人性共通的澎湃暗涌,说不出口却又紧咬不放的痛,才是影像召唤术的力量。《暗夜魅惑》影像的冲击力道或许不适合过度天真的心灵,但尤其适合那些渴望进电影院被甩一巴掌的重度被虐狂,因为它会在你脑海深处留下一大片青青紫紫的疤痕与印记。但这就是慾望的本质,美从未出现,但痛会留下。

  2015年的台北电影节,策划焦点望向电影世界中陌生的国度──葡萄牙。据策展人推荐言所述,本次焦点导演朱奥‧佩德罗‧罗德利盖斯(João Pedro Rodrigues),其作品从《暗夜魅惑》及后与朱奥‧胡‧格拉‧达玛塔(João Rui Guerra da Mata)合导的影片,「一贯穿梭着幽灵幻影──这不是指他拍的是神怪片,而是超出界限、定义或理性的存在。」

  循着指引,我们目光跟随葡萄牙少年漫游过里斯本的暗夜街道,不需要语言,只需跟随影像。赛吉欧是夜班的清洁队员,当城市睡去,他们负责收拾被人遗弃的事物。所有那些不可见的,骯髒的,汙秽的,注定无法进入体制内的,被排除的,魍魉魅影在此刻得以现形。爱男人的赛吉欧对女同事法蒂玛(Fátima)拒之千里,唯一的亲密友伴是小黄狗,人与狗相依为命,狗儿伴随着他奔跑,嬉戏,穿越城市巷弄,甚至为他指引出被慾望的男体。

慾望的巨型废墟—葡萄牙电影《暗夜魅惑》(O Fantasma

  《暗夜魅惑》全片以赛吉欧的叙事观点及动力推进,或许狗儿可视为主角赛吉欧的另一个人格,一个依循动物本能狩猎的自我,忠于慾望,近乎狂热的追求感官的餍足。当赛吉欧所有社会人格特徵逐一抹平,兽的生存本能跃为主宰,狗与人的界线逐渐模糊,最终合一。关于赛吉欧的人格转化,当我们剥除了人性面具,人与兽的内在本质,又有何异?

慾望的巨型废墟—葡萄牙电影《暗夜魅惑》(O Fantasma

  水,是影片的关键意象,慾望的隐喻,流动在镜头中的窄缝与暗处,体内或体外,骯髒的黑水与泳池的蔚蓝同为本源,潜伏暗流或高涨喷发。赛吉欧疯狂迷恋上摩托车少男,他在暗夜偷偷翻弄垃圾桶挖出男子的内裤嗅闻,他躲藏在游泳池上窥伺,甚至潜进他的房里只为了更进一步接近他的气息与肉体。电影中几幕令人印象深刻的狩猎与自慰的场景,厕所,浴室,泳池更衣室,栅栏,房间,警车内......包括主角孤独的单房公寓,所有的空间都是窄迫的,囚禁的,令人窒息的边与框将慾望层层捆绑。经典的一幕是浴室内沖澡的镜头,淋浴的男体将莲蓬头水管一圈圈缠绕在颈部上,高潮与被虐同时迭起。

  而在这众多角色中,警察是慾望游戏中的残酷隐喻,权力与屈服,以及不可跨越的界线。片后从「水」随意浮想,慾望的母题与手法与蔡明亮有几分相似,同样将身体置于疏离的城市空间中互动,同样聚焦底层边缘的小人物,那样把人赤裸裸的慾望拍得三分入骨,痛而真实。但蔡的影片背景揉合了时代与特定地域的政治历史与文化符码,相较之下《暗夜魅惑》的里斯本形象模糊难辨,那可以是任何一个城市,而赛吉欧可以是任何一个人。

慾望的巨型废墟—葡萄牙电影《暗夜魅惑》(O Fantasma

  没错,赛吉欧可以是你,可以是我,但他当然清楚指涉了那些在性别政治上被切割与排除的那一群人,那些永远被迫在体制边缘徘徊的幽魂魅影,那些诚实,美丽而破碎的面孔。片末,黑夜将尽的边缘,赛吉欧蜕化为一个全身穿黑色胶衣的反英雄形象,这怪异的状态是超脱现实叙事的跳跃,亦或是赛吉欧内心的想像,我们不得而知。我们只能见证,被遗弃的黑衣英雄如愿报复了世界,随后遁入城市边缘巨大的垃圾山,在辽阔无际的废墟中如兽般猥琐爬行,荒诞中又显得无尽孤独。最后,赛吉欧巨大的慾望吞噬了世界与光亮,吞噬了爱与悲伤,吞噬了自我与他者,世界终于还原它本来的面目,一片荒凉。

影片资讯

《暗夜魅惑》(O Fantasma)-João Pedro Rodrigues,2000

台北电影节场次:07/04(本场次含导演或影人出席映后或映前座谈会) 07/08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